鐘相楊幺起義:險些截斷南宋交通大動脈的洞庭湖勢力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評論區話題丨你怎么看恩楊幺勢力的成功與最后失???

1130年,隨著中原徹底為女真人的金國占領,整個漢水以南也處于對方的武力輻射范圍之內。北宋殘部的兵敗如山倒,更是加劇了長江沿線的局勢惡化,迫使當地人起來組織武裝保護自己。著名的鐘相楊幺起義,就在這樣的背景下孕育而生。

此后的五年內,他們一直活躍在洞庭湖流域,逐漸成為臨安宮廷的心腹大患。在被岳飛等中興名將剿滅前,這支地方勢力也始終威脅著南宋王朝的交通大動脈,并讓皇帝對其必須處之而后快。

失望透頂的鄉民

位于長江中游的洞庭湖 戰略位置非常要緊

鐘相楊幺起義的根本起因,就是洞庭湖流域居民對北宋朝廷的徹底失望。雖然這里從來不是戰亂頻發的前沿地帶,卻不可能在宋朝進行的歷次戰爭中幸免于難。大量處在貧困線上下的底層民眾,需要不斷為龐大軍事機構買單。至于交給遼國、西夏和金人的歲幣貢賦,也都要從他們身上抽取。

1127年,由于東京保衛戰失敗和原都城汴梁被占,整個北宋王朝的殘部都爭相逃往江南。雖然沒有任何阻擋追兵的能力,卻會在沿途消耗大量民力,并在女真騎兵趕到前就對很多地方造成破壞。等到康王在臨安稍有起色,也將防務重心完全堆砌在長江下游水域,根本無力顧及中游段落。因此,當金兵在1130年再度南下,包括洞庭湖沿岸在內的許多地方,都在無抵抗的情況下慘遭洗劫。

金人的南下劫掠過程中 很少遭遇強勁抵抗

忍無可忍的本地居民,也在這一年相約起兵,組織起忠于自己的武裝力量。在宋軍完全沒有影響力的情況下,迅速接管了區域防務,并瞬間成為非常重要的一支地方勢力。當金國的偏師從長沙等地撤出,義軍首領鐘相也順勢自稱楚王,準備重建歷史記憶中的那個南方強國。

當時的宋高宗自己都惶惶不可終日,隨時準備跳上杭州灣內的海船南下福建。所以根本沒空搭理這個突然冒出的楚國政權。等到發現對方成了氣候,才意識到問題嚴重而后悔不已。但洞庭湖民兵卻沒有在首領鐘相被打死后潰散,反而又在推舉出來的領袖楊幺麾下繼續壯大。到1130年的夏季,長江中游的義軍人數增加到80000。雖然其中不乏本地鄉民的婦孺家眷,但能湊出的男丁數量也非??捎^。

宋高宗自己都準備隨時跑路

作為首領的楊幺,早年就在洞庭湖上擔任船夫,對本地水文情況可謂了如指掌。后來因積累足夠財富而有了田產,算得上是基層群體的成功人士,并對很多人形成號召力。來自沿岸不同村縣的成員,也繼續由原先的次級頭人率領。楊幺只是組織他們到岸邊或島嶼上構筑土城,再集中打造一批船只用于機動交通。

這樣一來,任何外部力量想要突然進入,都無法逃過這一預警網絡。當南宋的官員試圖對其進行詔安,便意識到這些人早已不愿繼續屈居人下。

洞庭湖的義軍讓臨安宮廷非常難堪

下沚江初勝

整個洞庭湖在此后將成為固定戰場

洞庭湖義軍的迅速膨脹,讓南宋方面感到非常棘手。因為其存在堵塞了長江水道,使得江東與巴蜀兩頭的交流不暢。長此以往,那么拿不到臨安軍餉的四川本地軍頭,便有可能脫離原先的效忠體系。這是江東的偏安朝廷所不能容忍的后果。

同時,由金人在黃河以南扶持的偽齊政權,也始終想著如何南下占據更多地盤。他們一面同江北的宋軍交戰,一面也派人去洞庭湖招降楊幺。后者盡管沒有任何正面回應,但宋高宗卻因此對楊幺的部眾更為厭惡,下令駐扎在湖區兩頭的地方軍趕往鎮壓。

偽齊政權也經常嘗試聯絡洞庭湖義軍

1131年,數萬宋軍準備從西面的鼎口進入洞庭湖征剿。為了方便在大面積水域中活動,還請專人照圖紙趕造艦隊,并從附近軍鎮調來弩手部隊助戰。考慮到風向轉變不利于內河航運,特意使用人力踏輪技術,將大部分戰艦變為原始輪船。此外,還有少量適合江浙沿海航行的海鰍船壓陣,實力非同一般。義軍則已經在下沚江口構筑了夏誠寨,專門用于堵住這個方向的進攻線路。除了西南方向的小塊陸地外,這個據點的其他三面都有湖水拱衛,非常適合守衛者長期堅持。

當宋軍以水路并進之勢抵達,發現從陸上攻擊非常困難。由于有連續的陰雨天氣,通往夏誠寨的道路已泥濘不堪。守軍還在沿途挖掘了大量陷阱,使精銳的騎兵很難順利通過。即便有步兵越過外圍防線,也會在狹窄的空間內遭遇數層土墻堵路,很難快速攻入內堡。因此,官軍計劃走水路直接穿過,對于這個據點施行全面圍困。但當體型巨大的戰船航行至下沚江口,就因為航道狹窄而湖水落潮而發生堵塞。

大型的海船或內湖船 都容易在湖區入口堵塞

早已等候多時的起義者便順勢殺出,從水陸兩個方向猛攻,迫使首尾不能相顧的宋軍瞬間崩潰。不少人跳水逃離,將近乎完整的戰艦都留給了楊幺部下。對于當時兵力并不充裕的南宋而言,這樣的失敗多來幾次也是非常要命的事情。洞庭湖四周的狹窄支流入口,無疑是義軍防御對方攻打的最好地勢。

此后,楊幺便下令將全部俘獲的官船據為己有,并繼續加高上層建筑,改裝為更適合內陸水戰的經典款樓船。不僅讓單艘船只的載兵數量增加,也有諸如拍竿一類的土造大殺器。更重要都是,這些船只的到來讓洞庭湖義軍不再害怕任何官家派來的水師部隊。當高宗皇帝在次年派來老臣李鋼和4路人馬,也被靈活機動的義軍船隊給逐步擊破。

樓船也迅速成為洞庭湖義軍的主要武器

大戰陽武口

韓世忠是首位與楊幺間接交手的中興名將

1133年,重整旗鼓的南宋軍隊又再度準備平定洞庭湖流域。這次,他們將主攻方向換到下游,準備將沿海水師派往岳陽壓制義軍的船隊中堅。部分偏師則從路上抵達上游,強制城寨中的留守部隊。除必要的外圍支援力量,南宋方面還棄用戰斗力太弱的地方廂軍,改由經過重建的禁軍擔任主力。位列中興四將的韓世忠也一并前來,并負責指揮500艘水師船只和全部輜重糧草,使得全軍人數超過3萬。 

但經過休養生息的義軍,此時也有了非常強大的正規作戰力量。其主力艦隊就包括29艘小型車輪船和15艘經過改造的大型樓船。此外,還有不少靈活機動的內湖小船和幾艘海鰍船支援。洞庭湖周遭所有的要口都有建設水寨,部署的兵力物資都比較充足。而宋軍的該年度作戰計劃,則是對整套內湖防御體系的最佳考驗。他們故意將作戰時間選定在入冬前的10月,也有限制對手發揮的意思。

此戰 南宋將大量江浙海船調往洞庭湖水域

10月29日,由大將王躞指揮的江東船隊向義軍發起挑戰。由于這次行動沒有狹窄地形阻礙,所以能讓水師的海鰍船隊全面展開。然而,楊幺并沒有立刻前來交戰,反而將這一側的陸上守軍主動撤出,派去加強西面的城寨防御。甚至故意空出幾艘戰船,任憑其順江漂往下游,制造出有大批人員逃逸的假象。于是,南宋方面的海船便加速前進,以劃槳動力沖過了東洞庭湖區域。

此時,從上游進攻的南宋軍隊卻因之前就存在的問題,被一直堵在原地不能動彈。東路軍在知道這個情況后,斷定楊幺將大部分殘余龜縮到了西洞庭湖死守。于是又不經調整和偵查,匆忙穿過當中的南洞庭湖區域,準備從陽武口殺入湖區西部。

楊幺主動放棄東湖 將對手吸引到西湖

結果,義軍的主力早就在南面隱蔽埋伏,只等南宋水師的拉長隊伍從眼前經過。戰斗中,適于內河決戰的樓船發揮出色,將許多運送輜重和步兵的小船直接撞沉。雖然宋軍調來了沿海性能一流的海船,卻無法在封閉的湖區環境下發揮任何技術優勢。傳統的中式硬帆難以捕捉內陸風向,讓龐大的艦體需要以人力劃槳驅動。諸如床弩之類的武器,又主要部署在船頭位置,并不適合在側舷迎擊來敵。

倒是楊幺的樓船具備有居高臨下優勢,并以沉重的拍竿直接敲擊木質結構。只用很短的時間,就讓疏于防備的宋軍陷入全面紊亂。車輪結構還能讓大船在水面倒車、進而轉向攻擊敵艦的其他部分。最后,有近萬名南宋士兵被殺。獲得大勝的義軍,又乘勝追擊敵人到南面的湘江,逼著對手全部棄船逃跑。一直沒有建樹的西路軍,也因其他部分的戰敗而主動解圍。

樓船的高大優勢 在洞庭湖中尤其明顯

當然,南宋方面雖然損失了大量水軍,卻還有20000人的步騎兵在湖區外圍活動。為了挽回顏面和繼續壓縮對手空間,他們也嘗試在駐地構建臨時要塞,形成范圍更廣的封鎖網絡。但因為沒有了水軍主力擔任機動兵力,他們的處境實際上是非常危險。楊幺就在1134年將樓船分別派往南北兩頭,重點進攻這些根基不穩的南宋據點。那些殘存的運輸小艇,根本擋不住身高馬大的樓船攻擊。陸上的步兵也難以同木質塔樓上的敵軍對射,并容易遭到從附近灘頭登陸的奇兵側擊。于是,這個需要耗費很長時間的堡壘群計劃,也因義軍的主動出擊而迅速破產。

不過,楊幺在得勝之余,也聽聞發生在北面荊州的最新消息。先前控制當地的偽齊軍隊,已經在被新進躥起的岳飛擊敗。后者不僅因收編俘虜而擴充了軍隊,還順手將活動在周遭的幾股盜匪勢力消滅。對于洞庭湖方面的義軍來說,這恰恰是最為糟糕的情況。過去的他們,還算是夾在南宋與偽齊之間的第三股勢力,如今卻在戰略上被全面包圍。為此,義軍甚至派出過船隊北上,期望重新打通與中原的聯絡管道。但因為義軍士兵實在不善攻城,最終被岳飛的人馬逼退。

洞庭湖義軍的勢力最大化階段

最后一搏

中興名將中的張俊與岳飛也被派往洞庭湖

1135年,宋高宗決心徹底結束洞庭湖問題。他派出最心愛的將領張俊,統籌湖區四方的所有可用兵力。而位于荊州前線的岳飛,也是此次圍剿作戰的核心。按照計劃,他們將以近20萬部隊展開包圍,從各個方向瓦解楊幺的分散據點。

此外,義軍內部也因為先前的勝利而發生變化。作為首領的楊幺,已經自封大圣天王,并建立了以自己命名的城寨。其他來源不同的部分,也有各自的據點與船隊,并保持相當的獨立自主權。所以,這些洞庭湖義軍與其說是一個整體,更像是不同鄉鄰間的臨時聚合。當勢力范圍逐步擴充到更遠區域,彼此間的忠誠度就立刻受到削弱,隔閡反而被迅速放大。大部分人的抵抗,只是為了自己過上安穩生活,并無多余雜念幻想。就是自封為王的楊幺,始終將奉行詭異的不結盟政策,也不樂于將勢力擴張更遠。這些內在弱點,很快就被南宋官軍所加以利用。

岳飛的策略對義軍打擊最為沉重

鑒于此前的貿然打擊失敗,新來的張俊將重點首先放在洞庭湖區的最外圍水系。大量的士兵無仗可打,卻被整日安排土木作業。通過筑壩攔河與分流等手段,慢慢抽干湖區的固有水量,使得很多沿岸城寨的地形發生變化。隨后再以重兵進行圍困,逼著士氣低落的義軍整批投降。部分次級首領見風使舵,很快就率全部船隊投靠上來,甘愿為宋軍的進一步行動充當先鋒。

最后,官軍還將之前構筑的堤壩掘開,將大量的河水重新灌入洞庭湖中。他們砍伐了很多樹木,順著激流一起沖向湖區,形成大片無法正常航行的區域。等到這些工作全部完成,才由投降的義軍帶路進攻。對此完全無能為力的楊幺,僅留下數千部眾和2座據守城寨。面對20萬官軍的全面圍堵,最終被各自困死在營地內部。這位曾數次擊敗宋軍的起義首領,就這樣在突圍過程中被岳飛俘殺。

今日的楊幺水寨景點

1135年6月,持續五年的鐘相楊幺起義正式落下帷幕。南宋的整個國防體系得以完整,終于有辦法對遠在巴蜀的地方軍進行大量財政輸血。岳飛也再次將眾多義軍并入自己的麾下,并成為長江中游的軍區大員,為后來的兩次北伐奠定基礎。

至于敗亡的楊幺,則被定性為勾結偽齊政權的可惡叛徒,并始終沒有在后人的歷史研究中占據重要位置。直到21世紀初,才有學者通過仔細整理相關史料,給予其相對公正的評價。畢竟,這是一位先后迎戰過李鋼、韓世忠、張俊和岳飛的傳奇人物。他的成敗本身,也深刻決定著日后的形式發展。

推薦閱讀

實戰測評:狼山江之戰與兩種東亞水師的入??诨鹌?/strong>

請掃描下方 二維碼 加入冷炮的 知識星球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z30riciaVCM8TLBv1MS4UMc6ict22zQyosibTwziavZDn2ia7S026KGClPovCRBRoJ9KVl70NyFGZsqfp9BL8E4QMNs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冰球打架冬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