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執行和解協議中第三人向執行法院提供的擔保是否構成執行擔保?

編者按《關于執行和解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八條規定“執行和解協議中約定擔保條款,且擔保人向人民法院承諾在被執行人不履行執行和解協議時自愿接受直接強制執行的,恢復執行原生效法律文書后,人民法院可以依申請執行人申請及擔保條款的約定,直接裁定執行擔保財產或者保證人的財產?!?/p>

《關于執行擔保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一條“暫緩執行期限屆滿后被執行人仍不履行義務,或者暫緩執行期間擔保人有轉移、隱藏、變賣、毀損擔保財產等行為的,人民法院可以依申請執行人的申請恢復執行,并直接裁定執行擔保財產或者保證人的財產,不得將擔保人變更、追加為被執行人。執行擔保財產或者保證人的財產,以擔保人應當履行義務部分的財產為限。被執行人有便于執行的現金、銀行存款的,應當優先執行該現金、銀行存款?!?/p>

裁判主旨

各方當事人約定將執行和解協議向執行法院提交,并向執行法院明確,當約定的保證責任事由出現時,擔保人須在約定的擔保范圍內承擔擔保責任。同時還明確約定如發生保證責任事由,擔保人放棄抗辯權,申請人可直接追加各擔保人為被執行人。由此,作為擔保人的是以自己的財產向執行法院而不是對方當事人提供擔保。而且執行法院已將該和解協議入卷,擔保人提供的擔保不僅已經取得申請執行人的同意,也已經得到執行法院的批準。擔保人在該執行和解協議中提供的擔保應屬于執行擔保。

案例索引

《上海欣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孟杰飛與上海欣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南通盈豐房地產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等合資、合作開發房地產合同糾紛案》【(2015)執復字第48號】

案情簡介

盈豐公司作為甲方、孟杰飛作為乙方、豐業公司、曹聰作為丙方,欣成公司作為丁方自愿達成執行和解協議。

其中第四條約定:丁方對乙方因解除抵押及保全措施而導致的甲方未按上述計劃足額還款—2014年3月15日前應還的70535123元部分未還、在履行本協議期間甲方的土地、房產被其他法院查封、凍結使得甲方后期的還款無財產抵押等損失自愿提供擔保;當甲方或丙方無現款履行還款或賠償義務時,乙方有權對丙方追究擔保還款責任。前述還款義務全部履行及對后期還款的抵押擔保完成后,丁方的擔保無效。

第六條約定:在調解書中給予甲方履行債務擔保的丙方繼續對甲方履行本協議提供連帶責任保證。且丙方及丁方承諾,若發生本協議約定的各保證方保證責任事由時,乙方可憑本協議書直接申請追加相關責任方為被執行人,各保證方對此放棄抗辯權。

第八條約定:本協議經協議各方蓋章、有權代表簽字后生效。本協議一式五份,甲、乙、丙、丁方及江蘇高院各執一份。上述和解協議已提交給江蘇高院。

爭議焦點

執行和解協議中提供的擔保是否構成執行擔保?

裁判意見

最高院認為:關于欣成公司在4月20日和解協議中提供的擔保是否構成執行擔保的問題?!吨腥A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一條規定:“在執行中,被執行人向人民法院提供擔保,并經申請執行人同意的,人民法院可以決定暫緩執行及暫緩執行的期限。被執行人逾期仍不履行的,人民法院有權執行被執行人的擔保財產或者擔保人的財產?!薄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四百七十條、第四百七十一條進一步規定:“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一條規定向人民法院提供執行擔保的,可以由被執行人或者他人提供財產擔保,也可以由他人提供保證。擔保人應當具有代為履行或者代為承擔賠償責任的能力。他人提供執行保證的,應當向執行法院出具保證書,并將保證書副本送交申請執行人。被執行人或者他人提供財產擔保的,應當參照物權法、擔保法的有關規定辦理相應手續?!薄氨粓绦腥嗽谌嗣穹ㄔ簺Q定暫緩執行的期限屆滿后仍不履行義務的,人民法院可以直接執行擔保財產,或者裁定執行擔保人的財產,但執行擔保人的財產以擔保人應當履行義務部分的財產為限?!?/p>

根據上述法律以及司法解釋的規定,執行擔保應當具備以下要件:第一,擔保人要向執行法院而不是向對方當事人提供擔保;第二,該執行擔保不但要取得申請執行人的同意,還應得到執行法院的批準;第三,如提供財產擔保,還應參照物權法、擔保法的有關規定辦理相應手續。

從4月20日和解協議中欣成公司提供擔保的相關條款來看,如僅根據其中第四條的約定,并不能得出成立執行擔保的結論,但結合該和解協議第六條及第八條的約定,以及此后的實際履行情況,可以認定欣成公司在4月20日和解協議中提供的擔保符合執行擔保的構成要件。首先,本案各方當事人約定將該和解協議向執行法院提交,其中約定有附條件的擔保條款,即系向執行法院明確,當約定的保證責任事由出現時,欣成公司須在約定的擔保范圍內承擔擔保責任。同時,該和解協議第六條還明確約定如發生保證責任事由,欣成公司放棄抗辯權,孟杰飛可直接追加各擔保人為被執行人。由此,作為擔保人的欣成公司是以自己的財產向執行法院而不是對方當事人提供擔保。其次,執行法院已將該和解協議入卷,且已根據該和解協議及孟杰飛的申請解除了被執行人名下部分房產的查封,實質上已暫緩執行被執行人名下財產。故欣成公司提供的擔保不僅已經取得申請執行人的同意,也已經得到執行法院的批準。

綜上,(2015)蘇執異字第00002號執行裁定認定欣成公司在4月20日和解協議中提供的擔保屬于執行擔保并無不當。此外,民事訴訟和執行中,各方當事人都應遵守誠實信用原則。欣成公司承諾承擔保證責任,且已放棄抗辯權,在獲得申請執行人同意,并向執行法院申請解封,實際亦已解除查封的情況下,該公司又違反在先承諾,拒絕承擔擔保責任,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綜上,江蘇高院認定欣成公司在本案中提供的擔保構成執行擔保于法有據,欣成公司關于4月20日和解協議中的擔保條款不構成執行擔保的復議理由沒有法律依據,不能成立。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7870458.live/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冰球打架冬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