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癥與人的成長》丨風君解讀

關于作者

卡倫·霍妮是一位極具傳奇色彩的女性心理學家和精神病學家,她早年接受過正統的精神分析訓練,是弗洛伊德的嫡系傳人。但霍妮反對弗洛伊德過度的生物決定論傾向,更加強調文化和社會對個人心理的影響,被認為是新弗洛伊德主義的代表人物,也是社會心理學的最早期倡導者之一。

關于本書

《神經癥與人的成長》是霍妮生前最后一本著作,也是她的集大成之作。在這本書中,她從心理防御策略的演進出發,將她在前幾本代表作中所提出的神經癥現象和內心沖突,進行了綜合歸納和進一步深化,構建了一套完整的理論體系。

核心內容

霍妮指出,當我們面對內心的沖突,一味選擇逃避只會讓我們在神經癥中在自我欺騙中越陷越深,甚至罹患神經癥,只有勇于直面真實的自我面對現實,承擔自己的責任,才能迎來自我的真正成長。

點擊查看大圖,保存到手機,也可以分享到朋友圈

前言

你好,歡迎每天聽本書。本期要為你解讀的是《神經癥與人的成長》。這本書的作者是著名心理學家卡倫·霍妮,她在書中指出:當我們面對內心的沖突,一味選擇逃避只會讓我們在自我欺騙中越陷越深,甚至患上神經癥。只有勇于直面真實的自我,承擔自己的責任,才能迎來自我的真正成長。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時常會碰到一些人,他們要么狂妄自大,明明沒什么出眾的能力,卻自以為能拯救地球。要么極度自卑,犯了一點小錯就以為天要塌下來。要么異常敏感,一聽到別人批評自己就暴跳如雷。要么麻木不仁,對生活中的任何事物都提不起興趣。對這些人,我們會說他們有點“神經兮兮”,有點“神經質”,再嚴重一點的,就說是神經病了。

當然,這其實是一種誤會。在醫學領域,神經病指的是神經系統的器質性病變,是生理性的。上面這些人的癥狀,只能說是輕度的神經癥,又叫神經官能癥,這是心理疾病的范疇?;颊咄R床檢查不出什么器質性病變,但是自己感覺焦慮、恐懼、緊張,甚至身體不適。神經癥是怎么產生的?它會讓個體的心理發生哪些變化?又會對自我的成長帶來哪些影響?今天,我們就來聽聽心理學發展史上,對神經癥研究做出過巨大貢獻的著名心理學家卡倫·霍妮,是怎么解答這些問題的。

在本書中,霍妮為我們梳理了神經癥發展的心理過程,指出了神經癥表象之下心理結構變化的本質,并強調,神經癥源于為克服焦慮而采取的一系列自我心理防御措施。但這些措施并不能幫助我們真正解決焦慮,反而會讓我們越發和自我疏離。只有消除神經癥帶來的不良影響,化解內心的沖突,我們真正的自我才能獲得成長。

本書的作者卡倫·霍妮,是一位極具傳奇色彩的女性心理學家和精神病學家。她早年接受過正統的精神分析訓練,是弗洛伊德的衣缽傳人。但在一些關鍵問題,比如女性心理、本能理論等問題上,和弗洛伊德的正統觀點產生了分歧,并最終導致了她和正統精神分析學派的決裂,一度被當時的精神分析界掃地出門。但她憑借自己對精神分析的獨特理解和發展,最終獲得了人們的普遍認可,成為在心理學歷史上足以和阿德勒、弗洛姆、沙利文等大師相提并論的存在,是精神分析學說發展中舉足輕重的人物?;裟莘磳Ωヂ逡恋逻^度的生物決定論傾向,更加強調文化和社會對個人心理的影響,被認為是新弗洛伊德主義的代表人物,也是社會心理學的最早期倡導者之一。

這本《神經癥與人的成長》是霍妮生前最后一本著作,也是她的集大成之作。在這本書中,她從心理防御策略的演進出發,將她前幾本代表作中所提出的神經癥現象和內心沖突,進行了綜合歸納和進一步深化,構建了一套完整的理論體系。同時,她將神經癥與人的自我成長聯系起來,強調只有移除神經癥帶來的內心沖突,才有可能實現真正的自我成長。這賦予她的理論濃厚的人本主義色彩,堪稱她思想的一次升華。

在《神經癥與人的成長》這本書里,霍妮主要探討了這么四個問題:

第一,神經癥到底如何產生,它的心理演進過程是什么樣的?

第二,神經癥患者的特殊心理構造的形成及其后果。

第三,神經癥患者面對內心沖突,嘗試了哪些解決方法?

第四,怎樣通過治療幫助神經癥患者重新找回自我?

第一部分

好,那我們就先從第一個問題講起:神經癥是如何產生,又怎樣演進的?

其實關于神經癥的形成問題,霍妮在她的前幾本代表作,比如《我們時代的神經癥人格》《我們內心的沖突》中已經有過不少討論,而在本書中,她對此進行了簡單的歸納,并把敘述重點放在了心理演進過程上。

說到神經癥的產生,就要回溯到一個人的童年?;裟菰跁镩_門見山地指出,在一個人的成長過程中,需要得到來自他人的善意幫助和引導,才能學會如何和他人交往。在愛中成長的孩子才會有自信和安全感,才會懂得去愛別人,并實現自我成長。而如果一個孩子的成長環境并沒有那么美好呢?霍妮在書中就舉了一些例子,比如父母盛氣凌人、過分保護、過分苛求、過分溺愛、反復無常、恐嚇威脅、偏愛其他孩子等等。如果孩子在這種環境下成長,他就沒法產生歸屬感,反而會對外部世界充滿不安、恐懼和敵意。覺得他人隨時都可能傷害自己,甚至自己的父母也是??珊⒆佑植荒茈x開父母啊,所以他們不得不把這種敵意壓抑到自己的無意識中,從而產生了一種深深的焦慮感,這就是霍妮所定義的基本焦慮??梢哉f,基本焦慮是神經癥的源頭,是神經癥發展的最關鍵心理驅動力。

基本焦慮為什么產生?就是因為不良環境讓孩子感覺不安全、不被喜愛、不受重視。為了克服這些感覺,個體就會發展出針對外界的策略:他們或是用順從或自我謙避的方式迎合他人,或是用自負自夸的方式反抗他人,又或是用超脫,與世無爭的態度遠離他人。簡單地說,就是發展出接近、反對和避開他人這三種策略。

讀過霍妮《我們內心的沖突》的讀者不難發現,這就是她提出的屈從型、攻擊型和孤立型三種人格傾向。在本書中,霍妮把這三種方式稱為解決神經癥的最初嘗試。但這種最初的嘗試往往不是非常成功。一方面,它們主要是針對和別人關系的,而不是內心的。另一方面,這些方法只能解決某個特定的沖突,它們彼此矛盾,所以個人的自我感覺是分裂的。

所以隨著個體的成長,他迫切需要一種方法,讓他形成一個更牢固更全面的整體心理結構,讓他找回自信來面對這個陌生和充滿敵意的世界??蓡栴}是,從小的成長環境并沒有培養起他的真正自信,反倒讓他非常自卑,他真實的自我太渺小,沒法擔當這個重任。這個時候怎么辦?

最簡單的辦法,莫過于借助想象力,大開腦洞,在自己頭腦里創造出一個理想化的形象,把自己想象成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的超人,拯救人類的英雄、智慧過人的天才、甚至可以俯瞰眾生的神。這樣一來,他就可以獲得自己迫切需要的重要感和優越感了。這個過程,就叫作自我理想化。其實自我理想化這個方式,霍妮在以前的作品中已經提出過。但是那時候,她只是簡單地認為,這是解決內心沖突的一種嘗試而已。而在本書中,自我理想化的意義被大幅強化了,它不再僅僅是嘗試方法之一,而是通往整個神經質心理歷程的大門。所以在書里,霍妮把自我理想化稱為神經質的全面解決辦法。

到這里,第一個問題我們就說完了。關于神經癥的產生和演進過程,霍妮的看法是:個體在成長過程中如果因為環境影響,沒能建立起歸屬感和安全感,就會形成基本焦慮。而為了克服這種基本焦慮,個體會采用不同的策略。最初的解決辦法就是對外界采取或順從、或強勢、或超脫的態度。但這些方法都過于片面了,所以他最終會求助于更全面的解決辦法,也就是創造一個理想化的自我。這樣不僅能解決某種特定的沖突,而且在一定時間內可以滿足個體產生的一切內心需要。

第二部分

可理想化的自我畢竟不是真實的自我。當理想化的自我形成以后,個體的人格形成,他的人生發展方向就會發生重大改變。這些改變會形成哪些特殊的心理構造,又會造成什么結果?這就是第二部分要回答的問題。

霍妮認為,一旦一個人形成了理想化的自我,他的全部精力就會被用來維持并實現這個自我。他要用行動來證明,他真的就像自己想象的那樣超凡脫俗、完美無缺。這種沖動,被霍妮稱為追求榮譽。這也不難理解,既然我是這么的出眾,我當然應該有與此相稱的榮譽啦。這就是神經癥患者的想法。對此,可能有人會說:有理想,會追求榮譽,不是好事嗎?怎么就成了神經癥了呢?霍妮說,這種神經質對榮譽的追求,和正常的自我實現是不同的。

首先,它有一種強迫的性質。一個正常的人要獲得榮譽,是因為他的真正意愿,感情和需要,是符合他的自身利益的,這種行為是自發的,是“我想要這樣”。而神經癥的追求榮譽,只是為了理想化的自我服務,是為了自己不再焦慮,所以是被迫的,是“我不得不這樣”。為了追求榮譽,他們甚至會違背自己真正的利益?;裟菰跁锱e了個例子,有個十歲的女孩,說她如果不能成為全班第一,就寧愿瞎掉。

神經癥的追求榮譽,還有一個特點是想象力的作用。正常的努力奮斗是基于現實的,而神經癥患者的榮譽往往是想象出來的。比如一個男生雖然內向孤僻,但卻做著白日夢,以為自己是個白馬王子。當然,白日夢并不是危害最大的,至少人會意識到自己只是在做夢而已。想象力真正的危害是它會歪曲現實,讓患者喪失現實感。他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做一件事到底能不能獲得榮譽,都無所謂,只要想象他是一個讓人尊敬的人,想象這件事可以帶來榮譽就可以了。而既然只要想象力就可以讓人獲得榮譽,那還要那么努力干什么?換句話說,神經癥患者只要結果,不要過程,只想站在山頂,卻不想費力爬山。中國人對此應該也不陌生,這不就是阿Q的精神勝利法嗎?它和健康人為實現自我的努力奮斗,有著本質的區別。

既然理想化的自我是一個完美無缺的存在,那么我對自己的要求自然也是非常之高的。他要把自己塑造成一個至高無上的人,就要強加給自己很多要求,比如他必須極端誠實,極端勇敢,他必須是完美的丈夫,完美的父親,他必須無所不知,甚至未卜先知,他必須永不疲倦,永不生病,甚至永遠不會老……

霍妮把這些神經癥患者強加給自己的要求,稱為內心指令。對此,可能又有人會說,對自己要求高一點也不是壞事吧?可問題在于,神經癥患者對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完全沒有可行性。那怎么辦呢?其實也簡單,對現實視而不見就可以了。所以內心指令并不會讓患者真的變得道德高尚,而只是讓他自欺欺人裝樣子罷了。因為現實中達不到,所以只能在想象中達到。

所以,神經癥患者為了塑造一個理想化的自我,可以說是費盡周折。而這一切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克服基本焦慮,讓他重新獲得自尊和自信??墒沁@樣得到的自尊是真的嗎?

對此霍妮斷然否認,她指出,這只是一種神經質的自尊,和健康人的自尊自信不是一碼事。健康的自尊,是建立在實際基礎上的。一個人因為見義勇為而感到自豪,因為完成了出色的工作而有價值感,因為自己有特殊的才能而自信,這種自尊有正當理由??缮窠涃|的自尊只是一種虛假的仿制品,完全沒有事實依據。讓神經質患者覺得有自尊的個人品質,并不是真實的自我具有的,而是為了迎合那個理想化的自我想象出來的。比如一個人想象自己是上天眷顧的寵兒,所以一些偶然的情況,比如在賭博中贏錢,比如流感爆發的時候不生病,都會成為他夸耀的資本。

可是這樣的話也有問題,因為這種自尊沒有事實基礎,所以難免穿幫。賭錢贏了是運氣好,那輸了呢?對神經癥患者來說,這時候就要想辦法恢復自尊。最簡單的,碰到失敗就直接忽略,把它拋在腦后。還有一個辦法也很常用,那就是怪罪他人。這次團隊比賽輸了,不是我水平差,而是因為一幫豬隊友。再不行,那就借助想象力的美化,有時候一些明顯的缺陷也會在想象力的美化下變成優點。一個人甚至會因為自己是個路癡而感到自豪,因為這讓他那么與眾不同。而這些方法的共同點,就是死不認錯,死要面子,要不然的話,那份虛假的自尊就要碎了。

只可惜,神經癥患者的這份自尊即便再怎么倔強地去維護,也并不是真實自我具有的,它只屬于那個理想的自我??赡切﹥刃闹噶钐珜M了,實際的自我根本做不到。所以,他越是抬高理想化的自我,就越是覺得實際的自我太廢了。他勢必看不起自己,甚至恨自己。這就是霍妮所說的自我憎恨。自我憎恨和自尊好像是截然相反的,但實際上對神經癥患者而言是不可分割的,是一體兩面。一個人有多沉醉于理想化的自我,他就會有多恨實際的自我。所以霍妮把這種因素看成一個整體,稱之為自尊體系。

第三部分

那么,自尊體系的形成會造成什么后果?神經癥患者又會用什么方法加以化解?在接下來的第三部分,我們就會接著探討這些問題。

隨著自尊體系的建立,神經癥患者等于被專橫的內心指令支配,他越來越依賴理想化的自我,也越來越忽視實際的自我。其帶來的直接后果就是:和自我疏遠。他逐漸遠離了自己的感情、信念、希望和活力,也不再感覺自己是一個有機的整體,他變成了自己生活的旁觀者。他的精力也都被用來為自尊體系服務,卻很少用來建設性發展真實的自我。

比如一個人受到野心的支配,可以表現出驚人的精力來獲得權力和財富,但是卻沒有精力留給自己的私人生活,留給自己全面發展的要求。一些工作狂就是如此。和自我疏遠的人也會失去對生活的方向感,他們用自己的想象來代替實際的目標,所以生活就成了白日夢和機會主義,而不是誠實的努力奮斗。一起失去的還有對責任的擔當。既然這個在日常生活中活動的我不再是我,而只是一個陌生人,那我為什么要為他承擔責任?

所以自尊體系越強大,神經癥患者就越是和自我疏遠,自我理想化過程進行到這一步,患者的個性已經開始產生裂痕。他們的內心正在進行一場戰爭,這就是霍妮所說的內心沖突。其實這不是霍妮第一次討論我們的內心沖突了,不過在以前的作品中,她說的內心沖突,主要是指自尊體系內部不同性格傾向的沖突,或者是互相矛盾的內心指令之間的沖突。比如,一個人要求自己必須最富有吸引力,但同時又必須謙遜禮讓,這種矛盾指令自然會造成沖突。

但是在本書中,霍妮發現,還有一種內心沖突更為深刻,那就是整個自尊體系和真實自我之間的沖突。這種沖突的規模要比以往討論過的沖突更大。如果把人的內心類比成一個國家,那不相容的內心指令造成的沖突是利益集團之間的小打小鬧,而自尊體系和真實自我之間的沖突就是全面內戰了。所以霍妮把它稱作關鍵性內心沖突。

這種沖突的破壞性,會造成難以忍受的緊張,充滿焦慮和恐懼的內心狀態。換句話說,神經癥患者為了克服基本焦慮而采取的一系列心理策略,結果卻是讓他的焦慮越來越嚴重,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中。就有點像說了一個謊的人為了給自己圓謊就要說更多的謊。這時候神經癥患者怎么辦?他只有一條路走到黑了,就是尋找虛假的解決辦法,來保證自己不受這種破壞性力量的傷害。

辦法有哪些呢?霍妮認為,總共有三條思路。第一條,就是把沖突的各個部分分隔開來,那沖突不就沒有了嗎?這就好像小說《化身博士》里的情節。善良的杰基爾醫生,同時又是邪惡的海德先生??蛇@種辦法實際上行不通,因為它會造成嚴重的人格分裂,最后自我毀滅,就像化身博士的結局預示的那樣。

既然分裂不行,那還是整體化吧,這就是第二種思路。既然內心沖突在理想化的自我和被壓抑的實際自我之間產生,那我就壓制其中一個,這樣就體驗不到沖突了。從這條思路可以分出兩種解決辦法,一種是和理想化的自我同化,另一種是和被壓抑的自我同化,自負型的人往往會選擇前者,而自我謙避型的人更喜歡選擇后者。

最后一條思路,就是干脆從沖突中抽身而退,成為生活的旁觀者。這是與世無爭的人常用的解決辦法。下面我們來分別說一下。

對自負為主導的人來說,當他說“他自己”,指的就是理想化的、夸大了的自我。他的特點就是迫切要求權利,來體現他的優越感。他要從自己的意識中盡可能消除任何的自我懷疑、自我譴責,這樣才能對自己的優越性和權利深信不疑。所以這種人在生活中總是虛張聲勢,夸夸其談,假裝自己無所不知,又無比慷慨公正。他也喜歡操縱別人,讓別人依賴他。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意識到,躲在那個美化的自我后面的,依舊是一個和其他人一樣有弱點的人。他最害怕的就是被愚弄和欺騙,或是感到弱小無助,這會讓他的自我崩潰。簡單地說,自負型的人要做的就是控制生活,這樣才能克服恐懼和焦慮。

自我謙避主導的人,正好和自負型人相反。他生活在失敗感中,總覺得自己不如別人,所以他認同的是那個被壓抑的自我。他要強化的是自我譴責,要消除的是自我陶醉和自我優越感。他傾向于從屬于別人,依賴別人,對別人讓步,渴望的是一種可以讓他完全委身其中的愛情。唯唯諾諾,逆來順受,弱小無助是這種人的常態,他甚至很喜歡這樣的狀態。相反,如果別人贊賞或者崇拜他,反而讓他不安。簡單地說,自我謙避型的人用自我克制來克服內心沖突,他要靠別人才能戰勝恐懼。

至于與世無爭型的人,他的做法就是退出積極的生活,既然理想的自我和真實的自我之間的沖突那么激烈,那干脆兩個都不要。超然物外,無欲無求,自由灑脫。這有點像是說最近流行的“佛系”。有人說,這樣不也挺好?但神經癥患者的與世無爭,不是真正看破紅塵的智慧,而是放棄努力奮斗,滿足于貧乏,放棄成長,滿足于停滯不前?!安蛔鼍筒粫 笔沁@種人的座右銘,所以他最善于為不做事情找理由。比如他可能要寫一本書,可轉念一想,費勁辛苦寫出來的書到底有多少價值,有多少人看呢?還不如不寫。用中國人的話,非不能也,是不為也。他的自尊還在,他還是那個無所不能的理想自我,只是不屑于去做而已。與世無爭者最大的痛苦,就是變得對某個事物不得不付出精力和感情,這個時候他們寧愿選擇收回感情。

在這第三部分中,霍妮指出,自尊體系的建立,其結果就是患者和自我越來越疏遠,這加劇了他的內心沖突,對此他必須再次找到辦法來緩解緊張和焦慮,重新獲得整體感。對此,自負型的解決辦法是突出理想自我,自我謙避型的解決辦法是認同被壓抑的自我,而與世無爭型的解決辦法是退出沖突,成為生活的旁觀者。

其實,霍妮之前在《我們內心的沖突》里,也歸納過三種人格,它們分別是:攻擊型、屈從型和疏離型。你也許會覺得,我們現在提到的這三種解決辦法,跟她之前提到的三種人格有點像。但在那本書中,霍妮主要是從人際關系開始推導,而在這本書中,她是從心理沖突的解決方法來推出的。但這兩者又是殊途同歸,也體現了霍妮理論中同時把內在和外在因素加以考量的完整性。

第四部分

那么,神經癥患者繞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找到的解決辦法,能幫他們擺脫焦慮嗎,這些解決辦法是否意味著神經癥的治愈呢?我們接著講最后一部分。

其實,從霍妮一開始給這些解決辦法加的修飾語“虛假”,就可以看出她的態度了。在她看來,神經癥患者費盡周折找到的所謂解決辦法,到頭來其實也不過是一場空。無論是把自我等同于理想,虛張聲勢而自命不凡,還是拼命壓抑自我,活得畏畏縮縮,又或者是用看似超脫的態度把自己變成生活的旁觀者。這些方法在意的依舊是理想化的自我,而不是真實的自我。

于是生活就成了逢場作戲,成了裝樣子,神經癥患者總是在害怕自己的偽裝被人戳穿,自己的真實面目突然暴露,所以他們誠惶誠恐,生活在焦慮和恐懼之中。他們用各種心理防御策略來化解焦慮,可按下葫蘆浮起瓢,新的沖突和焦慮依舊不斷產生。在這個過程中,他們被拽得離真實的自我越來越遠,這嚴重危及了他們的個人成長。

為什么會這樣?因為太多的精力被耗費在平息內心沖突上,結果就是個人成長失去了能量,自我的發展失去了動力。神經癥患者過于在意自己的內心世界,所以他們也是自私的,其他人也只是他維護自尊的工具而已。他要么要求別人臣服和崇拜自己,要么就徹底依賴他人,但是沒有辦法平等對待別人。他的自我隱藏太深,所以也難以和他人建立真正的親密關系,他的人際關系注定不和諧。

那么,我們怎樣才能真正治愈神經癥?霍妮給出的答案是:要幫助病人重新找回自我,讓他重新找到為自我而活的可能。這個過程絕不是一蹴而就的,絕不會是只要找個心理醫師做個治療就能痊愈那么簡單。因為神經癥患者已經在錯誤的道路上前進太遠,他們的自尊體系已經根深蒂固。不要忘了,正是這些解決辦法才給了他自我的整體感,如果讓他放棄自尊體系,那豈不是又要陷入自我分裂?所以治療過程中必定會遇到病人的阻抗。但這個過程也是必須的,只有讓病人逐步認清現實,認識自我的真正面目,重新實現自我定位,才能削弱自尊體系的影響。

與此同時,我們還應該引入建設性的因素,讓患者可以找到真正可以為之奮斗的信仰,為之生活的意義。這并不是說要給患者灌輸什么理念,其實這種積極性的因素本來就存在于患者的內心。去除阻礙的過程,也是讓自我重新成長的過程,治療者要做的只是幫助他們去發現這些因素。這個過程注定艱難,可能伴隨著更強烈的沖突,但這就是人生的關鍵抉擇所在。就像霍妮最后總結的:患者究竟是想保留他的幻想,繼續沉浸在虛假自尊之中,還是接受自己也是一個有著人類普遍局限,面臨各種實際困難,同時也有著成長潛力的普通人?也只有當他放棄逃避,真正承擔起生活的責任,神經癥造成的內心沖突才可能化解,他才可能迎來真正的個人成長。

總結

好了,說到這兒,《神經癥與人的成長》的重點內容就為你介紹得差不多了,最后我們再簡單回顧一下。

霍妮認為,個體在成長過程中因為一些不利因素的影響,形成了基本焦慮。為了克服基本焦慮,他的辦法就是構建出一個理想化的自我來重新獲得自尊。之后,為了維持理想化的自我不被拆穿,他產生了追求榮譽的沖動,這強化了他神經質的自尊,但同時又讓他自我憎恨,這兩者相加就是自尊體系。自尊體系加劇了他的內心沖突和分裂,他必須再次找到讓自己重新回歸整體的辦法?;裟萘信e了三種,即自負的解決辦法、自我謙避的解決辦法,以及與世無爭的解決辦法。但霍妮指出,這些解決辦法都是徒勞無功的,只會讓他與自我越來越疏遠。只有讓他移除自尊體系,重新找回真正的自我,學會承擔責任而不是一味逃避,才能實現自我的成長。

有人會覺得,霍妮描述的是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美國的情形。這種認識其實是片面的,因為霍妮其實是從人的存在,人的本質需求出發,去構建自己的心理學理論大廈。也許不同的時代和社會,會鼓勵不同的防御策略,助長不同的內心沖突。但其本質卻是萬變不離其宗,始終離不開對抗、迎合和疏離這三種基本形式。從這一點來看,霍妮的理論其實是超越時代的。

今天我們讀霍妮的作品時,依舊常常會有這種感覺:她說的這種人,不就是那個誰誰誰嗎?在對她的細膩刻畫深感佩服的同時,我們有時又會感到局促不安。因為她那透徹入微的目光,甚至穿越了半個多世紀的時光,直接照出了我們自己內心的種種沖突和不安。當然了,我們多數人并不算心理學意義上神經癥患者,但誰的內心沒有一個軟弱的自我?誰又不曾為了反抗外界敵意而或多或少訴諸自我心理防御?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霍妮的作品,對于每一個渴望直面真實自我并且不斷成長的普通人來說,也一樣是不可多得的啟迪。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7870458.live/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冰球打架冬奥会 西安股票配资 全国配资公司 快乐双彩最新开奖公告! 湖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任五 福建快3万能码走势图 排列三计划平台 好运彩快三是合法的吗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信息 七乐彩十个号中四加一多少钱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