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九亭集》對聯精選-序言

明-喬應甲《半九亭集》對聯精選-序言

喬應甲(1559—1627),字汝俊,號儆我,山西猗氏(現臨猗)張嵩村人。明萬歷十六年(1588)中舉,萬歷二十年(1592)中進士。初授湖北襄陽府推官,萬歷三十年(1602)升任四川道監察御史。萬歷三十一年(1603)改淮揚巡按。萬歷三十三年(1605)請假歸里。萬歷三十八年(1610)調浙江道御史。次年復歸里,又丁憂兩次,家居達13年之久。家居期間,曾協助地方調整田賦積弊,倡民疏浚涑水河道。天啟四年(1624),起任南京都察院副都御史協理院事。天啟五年(1625)改以御史大夫巡撫陜西,天啟六年(1626),升任南京都察院都御史掌院,因避禍上疏乞休致仕。天啟七年(1627)病卒于家,終年69歲。

喬應甲性耿介,好直言,在晚明激烈黨爭的政治漩渦中幾經沉浮,生前及身后的評價褒貶參雜。喬應甲在故里臨猗被譽稱為“喬閣老”,晉南一些地方至今還流傳著不少喬應甲除暴安良、為民請命的民間故事。

喬應甲進士出身,博學多識,長于文筆,著述頗豐,計有政論、奏章及詩文如《便民實政》、《三實奏章》、《看山集》正續、《難焚草》(詩集)、《咫園詩集》等,但經過各種戰火禍亂,現均散佚。

2006年3月18日,新華網山西頻道根據山西視聽網的消息,以《臨猗發現一套明代線裝古書《半九亭》為題,發布了喬應甲著《半九亭集》被發現的消息。

2007年5月,臨猗縣楹聯學會在編纂《中國對聯集成·臨猗分卷》時,查檢到此書,發現這套書共八卷,第一卷軼失,第二卷殘缺,前六卷皆為偶句,第七、八兩卷以律詩為主,附有部分偶句,各卷共整理出偶句三千余則。有鑒于此,臨猗縣楹聯學會張延華先生以《臨猗發掘出明代對聯專著《半九亭集》為題,向楹聯界通報了上述情況,同時還整理出《明代對聯專著《半九亭集》簡編》并相繼發表了多篇研究論文。

在此之后,山西運城市楹聯學會獲知北京大學圖書館存有《半九亭集》善本,于是專程赴京對前二卷進行了復印,從而補齊了《半九亭集》的全部內容。各卷內容如下:

《半九亭集》卷一:序(第一篇序無頭無尾)、序(李嵩)、續善利圖說(關于求善與逐利的思辯文章,文末附一聯)、心學(關于心學的心得,散文中夾雜偶句)、論學(論述學習的偶句)、論文(論述文章的偶句)、理氣(論儒道理氣之辯的偶句)、定理(論天理定數的偶句)、醒世(勸世的偶句)、征糧(關于官府征糧的偶句)、寫懷(類似自題聯的抒懷偶句)、適意(表達作者閑適情懷的偶句)、官箴(為官箴言內容的偶句)、時事(關于時事的偶句)、謹言(關于言語謹慎的偶句)、讀律(關于當時律條的偶句)、遼事(關于遼東戰事的偶句)、稽古(一些典章故實的偶句)、嘆世(一些人生感慨的偶句)、鬼神(論鬼神的偶句)、書齋(關于讀書治學的偶句)、彌盜(關于治理盜賊的偶句)、春聯(很工整的春節聯語)、寺觀(描寫寺觀的偶句)、羽衲(關于道士僧人的偶句)、道釋(關于道教與佛教的偶句)。

《半九亭集》卷二:關帝廟(詠關羽的聯語)、孔廟(文廟聯,附明倫堂聯語)、偶感(各類雜感偶句,夾雜文句及律詩,占此卷篇幅的大部分)、君鑒(論為君之道的偶句)、兵略(論軍事策略的偶句)、書牘(用偶句羅列一些典故詞藻的出處,類蒙學讀物)、譬喻(用偶句列舉比喻的詞藻,類蒙學讀物)、信實(論守信求實的六個偶句)、持守(關于操守的偶句)、凝定(論意志及修養的偶句)、譚交(論交友的六個偶句)、處事(論處事的十個偶句)、處世(論處世的七個偶句)、習靜(關于清靜養生的十一個偶句)、地理(談陰陽地理的四個偶句)、風鑒(談風水的四個偶句)、修養(關于修身和養生的五個偶句)。

《半九亭集》卷三:看史·上(讀史詠古人的偶句)。

《半九亭集》卷四:看史·下(同上)、園林(寫園林風景的偶句,頗似名勝聯)、洗耳園(詠自家園林的偶句)、隱趣(詠隱逸的偶句)。

《半九亭集》卷五:雜詠·上(隨感的偶句)、覽報(感慨時政的偶句)、垂訓(幾則警語偶句)。

《半九亭集》卷六:雜詠·下(同上)、勤政(論勤政的偶句)、禱雨(求雨偶句七則)、慎終(論死葬偶句五則)、念親(思親偶句三則)、家聯(居家聯語八則)、格言(格言警語偶句)、墳墓(墓葬偶句五則)、洗耳園對(寫園景的聯語)。

《半九亭集》卷七:律詩(占本卷十之八九)、四警(四句排比式的偶句,下同)、自處四條、世間四條、忠直辯和寬嚴解(前為呂叔簡語,后為作者自對,兩段大致對偶)、當官四條、居家四條、無盡四條、自警四條、國家四條、分定四條、古人四條。

《半九亭集》卷八:律詩(以五七言律詩為主,摻雜部分四言詩、六言詩等)、后附“學庸論孟四條”佚失。

本書卷首李嵩序言所標日期為“天啟丙寅仲春”,即天啟六年春(1626),其時間在喬應甲正以御史大夫巡撫陜西與隨后升任南京都察院都御史掌院之間。因作者升職后旋即避禍乞休歸臨猗故里,并于次年(1627)病逝于家,所以本書的編纂整理當在1625年陜西巡撫任上,李嵩序言云“撫秦喬公甫入關而減驅從,卻交際,清驛道”亦可為證。又因喬應甲去世的第二年即卷入“欽定逆案”,家產被抄,故《半九亭集》的刻印應在作者去世之前,約在1626年的下半年到1627年的上半年之間。

《半九亭集》收錄的應該是作者二三十年來的各種詩文雜著,以“卷七”開篇第一首律詩為例,詩題為“己亥正月初五聞報”,此詩當為萬歷二十七年(1599)所作,詩的首句云“一官七載滯荊襄”,考喬應甲1592年中進士后授湖北襄陽府推官,至1599年正好在湖北為官七載。李嵩在序言中稱作者“為近體,為箴銘,為駢語,為雜著?!笨梢娫谧餍蛘叩难壑小栋刖磐ぜ返奈捏w屬性也是十分駁雜,從上述各卷的內容來看,《半九亭集》收錄的作品包含了律詩、雜詩、古文、對聯、箴銘等多種文體,其中以偶句所占的份量最大。對于《半九亭集》中大量偶句的文體屬性,并不完全為對聯文體,其中的大部分基本上可以歸之于清言小品之列。

對聯的發展經過了從諧巧到實用、再到純文學的三段歷程:

1、諧巧類對聯的起源可以上溯到西晉的“云間陸士龍、日下荀鳴鶴?!币宦?,其后一直以口頭應對的形式流行于文人雅士之間,并以口耳相傳的方式(有時也被寫入野史筆記之中)流傳于民間,明代中早期曾流傳著不少的君臣巧對故事。

2、實用類對聯起源于宋初的“新年納余慶,嘉節號長春?!边@副題于桃符的春聯,經過南宋到元代的緩慢發展,約至明代中葉改用紅紙書寫后才迅速發展為普遍性的社會習俗,而春聯習俗又很快衍生出行業聯、喪聯乃至壽聯、婚聯等社會習俗,從而形成一個完善的實用聯體系。

3、文學類對聯也出現于明代中葉春聯習俗向全面的實用聯習俗全面發展的時期。此時,對聯文體已經由自發的階段發展到了自覺的階段,以楊慎(1488—1559)、李開先(1502—1568)和徐謂(1521—1593)等為代表的一些文人便脫離了習俗的實用性而開始進行純粹抒情、寫景和說理的對聯創作,從而開了文學類對聯的先河??梢哉f,只有到了明代,對聯才真正演化為全民性的風俗習慣;只有到了明代,對聯才真正具有了文體學上的意義,明代中葉(正德、嘉靖或再早些時間)可以說是對聯發展史上的第一個高峰時期,最早的個人對聯集及最早的楹聯書法形式都產生于這一時期。

對聯文體成熟的同時,也在對聯與非對聯之間形成了一圈復雜的過渡地帶。對聯作為有著明晰內在結構的文化系統,其邊緣并沒有一個明顯的邊界,在這條模糊的過渡帶的內側,是一些可以稱為對聯但在形式要求上卻十分寬松的作品,而在過渡帶的外側,卻分布著諸多本身并不是對聯,但又與對聯的基本特征——獨立使用的由上下兩句構成的對偶文字——相類似的其它文體。

通過對與對聯有關系的其它各類文體及文字形式的綜合分析,在對聯文體與的邊緣地帶,存在著這樣一些文體或文字形式。

1、諧巧類對聯的邊緣,存在詩鐘、謎聯、對聯故事及笑話等文體及文字形式。

2、實用類對聯的邊緣,存在著諺語、廣告語、古小說插圖裝飾聯語及章回小說標題、青詞、符箓咒語以及蒙學讀物等文體及文字形式。

3、文學類對聯的邊緣,存在著歌謠、贊、銘、格言、題詞、摘句聯、清言小品等文體及文字形式。

“小品”一詞本于佛經的節本,晚明文人為逃避政治禍患,不少人寄情于佛,他們將“小品”概念移植到文學中,于是便出現了“小品文”。晚明人最初的“小品”觀,大體上指散文體,篇幅短小,雋永新異。經晚明文壇“山人”一族的領袖人物陳繼儒等人的提倡,“小品”一詞遂不脛而走,寫小品、選小品、論小品,蔚然成為風氣。

所謂“清言小品”,是晚明筆記體小品中的一種清言體, 當代學者歐明俊在《論晚明人的小品觀》一文以專門章節對清言作了介紹:

清言體:即格言式、語錄體的筆記,是筆記中獨特的一體。又稱清語、清話、冰言、韻語、冷語、雋語、嘉言、警語、法語、格言、語錄等。它是用簡潔的語言表現深刻哲理的箴言或警句,是隨時的片斷的心靈感悟和人生省察的紀錄。篇幅短小,多三言兩語,多聯語、對語、韻語、駢語,體制上介于詩、駢文和散文之間,韻散結合,是詩化的散文。

晚明清言小品異軍突起,興盛一時,出現了大量傳世的作品,諸如田藝衡的《玉笑零音》,陸樹聲的《清暑筆談》,呂坤的《呻吟語》,洪自誠的《菜根譚》,屠隆的《婆羅館清言》、《續婆羅館清言》,陳繼儒的《巖棲幽事》、《小窗幽記》,黃汝亨的《寓林清言》,吳從先的《小窗四紀》,祝世祿的《祝子小言》,彭汝讓的《木幾冗談》,李鼎的《偶譚》,樂純的《雪庵清史》等許多清言小品集。

清言小品若按編著方式來說,可分為兩類,一種是作者拈出自我沉思所得而獨立編著,第二種系作者藉取前人嘉言格語,從古籍或同時代人著作中編著而成。晚明“清言”是一種精致而優美的格言式小品,而其內容大多表現晚明文人的閑情逸致,清言的語言往往駢散兼行,使駢文的整飭偶對之美,聲韻協調之美,辭藻雅麗之美與散文的錯綜變化之美,氣勢暢達之美,本色平實之美,相輔相成。有些清言小品雖然純粹用一則則偶句寫成,但語言自然清新、流暢自由,讀起來如行云流水,自如無礙。

清言小品在晚明的興盛,在一定程度上應該受到了興盛于明代中葉的對聯文體的影響,清言小品中的偶句雖然與對聯極為相似,但如果從文體學的角度來看,它們之間還是有著本質的區別,這種區別可以從以下三個方面來表述:

1、對聯是以“副”為基本單位,由上下聯組成的一對對句(有時加上聯題或橫批)便是一副完整的對聯。清言小品一般以一本書為單位,之下又按內容類別分篇章。如《四庫全書提要》對《雪庵清史》的評介:是書皆小品雜言。分清景、清供、清課、清醒、清神為五門,每門又各立子目。大抵明季山人潦倒恣肆之言,拾屠隆、陳繼儒之余慧,自以為雅人深致者也。

清言小品中的每一對偶句,只是全書及篇章中的一個組成部分,即便是意義上相對獨立,但從文體角度也不可以獨立地來看待。清言小品中的每一組偶句稱為“一則”,例如《幽夢影》一書共二百一十余則,每則字數少則八字,多則兩百余字,大部分每則字數約在幾十字之間。清言小品在形式上多對聯式、重迭式的儷句韻語,但這些對聯式的儷句并不能視為一副副的對聯作品,從作者的動機是按清言小品不是按對聯作品進行創作的,所以這類作者沒有對聯創作主觀自覺的作品,不應該視為對聯作品。

2、清言小品偶句與對聯在形式上的第二個區別,便是前者大量出現同位乃至不規則重字,對聯作品則力求避忌重字相對。對聯只在很極端的情況下出現個別以“之”字對“之”字的作品,但在清言小品的偶句中,以相同字相對的情況則時有發生。如《菜根譚》:

面前的田地要放得寬,使人無不平之嘆;

身后的惠譯要流得久,使人有不匱之思。

憂勤是美德,太苦則無以適性怡情;

澹泊是高風,太枯則無以濟人利物。

3、清言小品偶句與對聯的第三點也是最為明顯的區別,便是清言小品的偶句并不限于對聯式的兩句對偶,它還時常出現三句或三個分句以上相對的排比修辭。如《醉古堂劍掃》:

商賈不可與言義,彼溺于利;

農工不可與言學,彼偏于業;

俗儒不可與言道,彼謬于詞。

清言小品是處于對聯文化邊緣地帶的文體,所以清言小品的偶句與對聯文體在存在著相近之處的同時也有著明顯的區別。用上述對聯知識及清言小品的知識,對《半九亭集》的文體屬性進行辨析,可以按照上文所列清言小品與對聯作品的三點區別來進行:

1、對聯是以副為基本單位,眾多對聯則可以匯成一部聯集,早期的聯家個人聯集之下并不分門別類,如現存最早的個人聯集明代李開先(1502—1568) 《中麓山人拙對、續對》只分上、中、下卷,并不按聯作內容區分篇章。清初李漁(1611—1680年)的聯集同樣不分篇章,直到晚清俞樾(1821—1907)的《楹聯錄存》仍不按類別區分篇章,只分成一至五卷及附錄的集聯。最早以內容分篇章的對聯書是梁章鉅(1775—1849)的《楹聯叢話》,此書根據對聯內容共分為故事、應制、廟祀、廨宇、勝跡、格言、佳話、挽詞、集句、雜綴十個篇章?!堕郝搮苍挕分皇锹撛掝惖闹?,個人聯集以內容分篇章的,最早可能要數清末鐘云舫的《振振堂集》以及清末民初王闿運的《湘綺樓聯語》,前者分為名勝類、祝嘏類、喜姻類、廟宇類、頌揚類、祠堂類、吊挽類、泛酬雜綴類、藥草類、地名類等十個篇章(不含續集),后者則分為院宇、榮慶、哀挽、贈聯、補遺五個篇章。

清言小品是以一部書為基本單位,其上往往根據不同的主題而分成若干個篇章,如《醉古堂劍掃》分“醒、情、峭、靈、素、景、韻、寄、綺、豪、法、倩”十二個篇章,《格言聯璧》分“學問類、存養類、持躬類、敦品類、處事類、接物類、齊家類、從政類、惠吉類、悖兇類十個篇章。當然,也有不少的清言小品不分篇章,只由一則一則的對偶句組成,如《幽夢影》。

通過以上分析,結合《半九亭集》包括的“勝跡”、“廟祀”、“君鑒”、“看史”、“園林”、“隱趣”、“垂訓”、“勤政”、“禱雨”、“格言”、“墳墓”等篇目,可以看出它的文體特征更傾向于是清言小品。

2、偶句中以大量重字相對,是清言小品類著作的一大特點,《半九亭集》存在大量同位重字的偶句,隨手翻檢便可挑出很多,如:

居家有二言,日惟恕則平怨,惟儉則足用;

居官有二語,曰惟公則生明,惟廉則生威。

惡人知有勢,不知勢以理降,而守理者終安穩;

小人知有錢,不知錢以法詘,而畏法者免刑罰。

還有一些偶句在形式上明顯離對聯更遠,如:

小民窮困則易怨,邊庭騷動則易擾,以擾乘怨未有不亂;

國家用兵則多調,歲谷不登則多荒,以荒抽調未有不叛。

今天下到處民窮盜起,一個貪風逼之;

今縉紳誰使盜息民安,一個世情格之。

從以上特征,可以明顯看出《半九亭集》并不是一部純粹的對聯集,其大量偶句的語言風格更傾向于清言小品。

3、對聯只能由對偶的上下兩句組成,而清言小品中的偶句卻可以出現三句、四句甚到更多的排比句式?!栋刖磐ぜ分写嬖谥欢〝盗康呐疟阮惻季?,如:為官四條

l)律己以廉:古人稱廉士,曰茹蘗,曰勵冰,言清且苦也,一涉染者,他美莫贖,是故楊震懷四知之畏,而峻鄰暮夜之金。

2)撫民以仁:古人稱仁人,曰豈弟,曰惻怛,言慈旦悲也,一念殘忍,立見荼毒,是故孔門有強恕之行,而深戒得情之喜。

3)存心以公:古人上臨下,有國法,有天理,言監旦衡也,一事狗人,是非顛倒,是故孔明謂吾心有稱,而不能別作重輕。

4)蒞事以勤:古人稱修業,曰精勤,曰荒禧,言警且規也,一或玩揭,百職墮弛,是故成公說禹惜寸陰,而眾人當惜分陰。

鑒于此,已經可以明確地斷定,作為《半九亭集》主體部分的大量偶句,在文體屬性上的確是屬于清言小品。此外還有一點需要專門說明一下,晚明清言小品真正的興盛期,僅僅在萬歷末年到明末短短二十多年時間(約1620—1644),而《半九亭集》的成書年代恰恰是明天啟6年,即公元1626年。清言小品可分為自著與編著兩種,雖然《半九亭集》中的大量作品系喬應甲創作,但也存在一些偶句是摘自古人或同時代人的成句,這說明本書不單純是自著,在一定程度上也存在著編著的成分。出自古人詩句的如:

不如意事常八九,

可與人言無二三。

此聯出南宋方岳(1199—1262)《別子才司令》詩:“不如意事常八九,可與人言無二三。自識荊門子才甫,夢馳鐵馬戰城南?!痹偃纾?/p>

萬事不如杯在手,

一年幾見月當頭。

此聯系明儒朱野航詩句,見刻于明隆慶三年(1569)由何俊良編的《四友齋叢說》卷二六:“朱野航乃葑門一老儒也,頗攻詩,在蓧匾王氏教書,王亦吳中舊族。野航與主人晚酌罷,主人入內,適月上,野航得句云:‘萬事不如杯在手,一年幾見月當頭?!矘O,發狂大叫,扣扉呼主人起,詠此二句,主人亦大加擊節,取酒更酌,至興盡而罷?!?/p>

有些偶句是改造了前人的詩句而成,如:

千江有水千江映;

萬里無云萬里明。

此聯出自宋人雷庵正受《嘉泰普燈錄·卷十八》,原句為:“千山同一月,萬戶盡皆春。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云萬里天?!?/p>

有些聯是出自同時代稍早于喬應甲的其他人的清言小品,如直接摘自洪自誠(1603年前后在世)《菜根譚》中的一聯:

心地上無風濤,隨在皆青山綠樹;

性天中有化育,觸處都魚躍鳶飛。

還有一些屬于局部借用他人清言小品中的句子,如:

洞中石幾藤床,看飛煙馳霧滿乾坤,堪供我北窗一枕;

檐外竹林松徑,聽鶴唳琴鳴隨杖履,不羨他南面百城。

此聯結句明顯借用自屠隆 (1542—1605年)的《娑羅館清言》中的這一則:

道上紅塵,江中白浪,饒他南面百城;

花間明月,松下涼風,輸我北窗一枕。

陸紹珩《醉古堂劍掃》中有這樣一則:

滄海日,赤城霞;蛾眉雪,巫峽云;洞庭月,瀟湘雨;彭蠡煙,廣凌濤;廬山瀑布,合宇宙奇觀,繪吾齋壁。

少陵詩,摩詰畫;左傳文,馬遷史;薛濤箋,右軍帖;南華經,相如賦;屈子離騷,收古今絕藝,置我山窗。

在《半九亭集》中則衍化為這樣兩則:

清晨端坐坐無營,取架上左傳文、馬遷史、相如賦、南華經、少陵詩、右軍貼、屈子離騷,開卷廣胸中識見;

亭午高眠眠且覺,想世間滄海日、赤城霞、巫峽云、洞庭月、峨嵋雪、廣陵濤、廬山瀑布,何地非物外逍遙。

閑翻遷史詠杜詩,蕓窗內,收古今絕藝;

坐對峨嵋環涑水,斗室中,繪宇宙奇觀。

陸紹珩其人雖生卒年月不詳,但《醉古堂劍掃》一書最早有天啟甲子本(1624),這比成書于1626年的《半九亭集》要早,就二者而論,只能是喬應甲借鑒自陸紹珩。清人鄧石如正是從《醉古堂劍掃》中摘出這一則來書寫,作為碧山書房楹聯使用?!蹲砉盘脛摺废稻幹?,這說明陸紹珩此條亦是抄自前人,據說此聯最早的作者為李東陽,但具體出處尚待查。

由此可見,《半九亭集》的偶句中,大部分是喬應甲的自撰,但有一部分則是摘錄自前人或同時代人的成句,還有一些系借鑒前人的句子加工潤色而成。

《半九亭集》的偶句部分從總體上來說是一部清言小品集,但《半九亭集》與一般的清言小品相比,卻帶有更為濃厚的對聯文體的色彩。清言小品與對聯文體本身便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系,晚明清言小品可能會編著進一些傳世的對聯作品,后世也會從清言小品的偶句中抽出一聯直接當成對聯使用。一般清言小品集中的偶句雖然在形式上與對聯相似,但與對聯文體仍然存在本質的分別,但《半九亭集》中的偶句卻不能與對聯文體做如此截然的區別,這是因為:

1、《半九亭集》中一些章節的名稱,指明了其中的偶句具有對聯的性質,如卷一的“春聯”,卷六的“家聯”、“洗耳園對”等。

2、《半九亭集》中的一些內容,表現出作者有著很明確的對聯創作意識,如卷一“心學”一節開頭說:“余仿趙清獻焚香告天意,每白日看書得料,夜間想為對聯,次早書于格,三閱月矣。初時念頭在隱居一邊,多吟園亭景趣……”

《半九亭集》偶句中直接說到“吟對”和“作對”的也有不少,如:

抱膝亭中,非吟對句渾無慮;

游心物外,不動棋聲只是眠。

有友移樽,不是說情便講債;

無人閉戶,多吟對句又讀書。

敲棋竹下著頻換;

吟對花間字漸更。

讀書醫俗俗難醫,莫若得人醒世;

作對遣懷懷可遣,也須奇句驚心。

3、喬應甲在《半九亭集》中記述了自己對于對聯理論和方法的思考,也記錄了自己及朋輩的對聯創作實踐,如:

邵二泉試對,月白風清,鶴唳一聲山寂寂;

張蘿峰應對,云行雨施,龍飛萬里海茫茫。

見識惟詩書可長;

句聯非平仄不工。

出對要上呼下應;

肖題在即境生情。

張賓王同社友訪吳小窗,欲信宿焉,落日,遠遠望江中千艘如天,帆影若流。賓王曰:檣標遠漢,昔時魯氏之戈。小窗聲應曰:帆影寒沙,此夜姜家之被。一時社友鼓掌稱嘆。如是方為呼應,方是情境。然亦有得情不在呼應者。余蓬室多柏,一夕偶吟二句:風動竹簾,翠柏檐前搖日影。多方思之,莫知所對。越數日,閑步園林,聞黃鸝鳴,不覺欣然,湊成一聯:陽回黍谷,黃鸝郊外送春聲。蓋即景得情,愧不呼應耳。

由這些記述可見喬應甲本人是很癡迷于對聯創作的,但有一點需要引起注意,即喬應甲心目中的“對聯”、“對”、“聯”的概念以及本書書名中“對聯精選” 的概念,與文體學意義上的“對聯”概念有著極其微妙的區別,兩者并不完全重合一致,這由卷七“分定四條”一則可以看出來:

分定四條(各附對一聯)

人生錢財分定……

蘇東坡金山寺埋銀后俸祿與僧校相同;

趙衛公因掃地拾銀后例賜少百錠之一。

人生功名分定……

某紉匠夢與五品大夫作襕衫始終應驗;

李循模越次而貢鉆剌而營缺到底成空。

人生享用分定……

杜祁公儉而壽考終吉;

寇萊公奢而南遷不返。

人生居處分定……

石家金谷園當年何麗;

馬氏玉池杯今日安在。

作者明言“各附對一聯”,但大家看到的只是四個十分寬泛的偶句,與對聯文體不合,與明代的主流對聯創作也不合,甚至比清言小品中的偶句更覺寬泛。

綜上所述,《半九亭集》的一些章節及偶句明顯存在對聯文體的色彩,從文體上說這些偶句雖然基本上可歸之為清言小品,但其中相當一部分卻是處在清言小品文體與對聯文體之間。這一現象表明對聯與清言小品兩種文體在晚明出現了某種程度的合流傾向,同時喬應甲為文以抒發胸臆為主,在文體辯析以及文章體式上并不過分執著,這也正是喬應甲的創作與一般“山人文學”的區別所在。

喬應甲生性直率,幾經宦海沉浮,不改憂國憂民本色,是晚明重要的政治家和廉吏直臣。其為文則寄意高遠,淋漓酣暢,正如李嵩序中所說:“憂世迫不禁其悲歌感慨,慮世深不禁其訕笑譏刺。深繹之而窮玄其奧矣,淺挹之而啟聵喚聾矣。不必根道理而道理呈,不必著文章而文章燦?!笨梢哉f喬應甲是晚明時期出色的詩人和清言小品作家,是明代聯壇乃至對聯發展史上一位重要的聯家,堪稱文學對偶藝術大師。

喬應甲所留給我們的文化遺產是十分豐厚的,“喬閣老傳說”已被列入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半九亭集》的發現及研究,可以說是開啟了一座文學寶庫,此書的價值并不會因為史書對作者的各種評價而受到影響,也不會因為對其中各種內容文體屬性的研判而受到影響。喬閣老文化的豐富內涵,使得喬應甲其人其文完全可以當作臨猗乃至運城地域文化的一張閃亮名片。

中共運城市委、市政府以及中共臨猗縣委、縣政府對于喬應甲文化的開發及《半九亭集》的整理研究工作極為重視,準備召開由中國楹聯學會牽頭的高層次學術研討會。會議前夕,由中國楹聯學會中華對聯文化研究院組織了《喬應甲《半九亭集》對聯精選》一書的編選,編選工作是在運城、臨猗兩級楹聯學會岳民立、薛起珠、張延華等先生相關前期工作的基礎上,由常治國、葉子彤副院長及劉太品秘書長共同承擔,中國楹聯學會孟繁錦會長進行了審定。編選原則以對聯文體特征明顯的篇目為主,共遴選出形式工穩、內涵充實的作品千副,供聯界專家及各地讀者研究、學習之用。

劉太品

2008年11月1日

于北京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7870458.live/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冰球打架冬奥会 急速赛车技巧 江西时时彩后三组三 tcl股票行情和讯网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 股票融资比例ˉ杨方配资平台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助手 七星彩大公鸡规律图 江苏11选5前三直最大遗漏 吉林快三96信誉群介绍 秒速赛车每天稳赚技巧